日最大承载量: 6.63万人次 瞬时承载量: 2.16万人次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景区资讯
艾山文史考之三:要离刺庆忌(文 崔学法 图 李政宏)

春秋无义战,刺客到处见。那时,各国奴隶主为了权力,明争暗斗、勾心斗角、外伐内战、战乱不止。刺客更是随处可见的。这期间发生的壮悲、惨烈的行刺事件要算吴阖闾二年(公元前513年)发生在邳州艾山下的“要离刺庆忌”。同时要离也是春秋时期有牺牲精神、讲义气的刺客。东汉赵晔在《吴越春秋》中作了极其精彩的描写。



春秋时期,父兄均遭楚平王杀害的伍子胥逃到吴国,求吴王姬僚兴兵伐楚为其报仇。吴王僚久拖不决,其堂弟公子姬光欲图篡位,便暗许伍子胥,如能为其筹划刺杀吴王僚夺取王位,他便兴兵为伍子胥报仇。伍报仇心切,便暗寻勇士专诸用鱼肠剑刺杀了吴王僚,为姬光夺取了王位,姬光即吴王阖闾。吴王僚被杀后,他的儿子庆忌逃到了今河南河北山东交界的卫国,后来到吴、宋、齐、鲁交界的艾王城(今邳州艾山)。庆忌力大无比,武艺高强,他在艾王城招纳勇士,操练兵马,寻机复国。吴王阖闾为此整日提心吊胆,因而又求伍子胥再为他谋一勇士刺杀庆忌。于是,伍子胥又在吴国寻得一勇士名叫要离。

要离在吴国扬名的事件发生在一次葬礼上。当时,齐国著名的勇士椒丘欣作为齐国国君的使者出使吴国,路过淮津河的时候,当地的官吏告诉他不要给马饮水,说是因为河神的缘故,椒丘欣不为迷信所束缚,来到河边饮马,可是马真的掉入河里了,他于是跳入水中与河神(可能是蟒、鳄之类)搏斗,一天后,他回来,但是没有了一只眼睛。带着战胜河神的骄傲,他来到吴国,正好碰上了朋友的葬礼,他很傲慢,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,很轻视其他的士人、大夫。要离正好在他对面。



  要离很看不惯他那骄横的样子,于是就对椒丘欣说,“我听说,真正的勇士和太阳战斗时候神色不变,与鬼神战斗时腿不软,和人战斗时不大声叫嚷,即使战死也不受侮辱,现在你和河神战斗,失去了马和车,还丢了一只眼睛,都残疾了还自诩什么勇士,真正的勇士很不齿这种行为,尤其是不战死在敌人面前却偷生逃走,凭什么在我们面前傲慢无礼。”要离的话说得椒丘欣气坏了,要不是在葬礼上,他几乎要当场杀死要离。

  要离知道他会报复的,回到家对妻子说我在葬礼上把椒丘欣得罪了,晚上他一定要来报复的,今晚不要关门。到了晚上,椒丘欣来了,他看院门、屋门都没有关,就进了卧室,看见要离把头发解开,正躺在榻上。椒丘欣抓起要离的头发,把剑对着要离的脖子,说:“你知道吗?你要为你的行为和语言死三次。”要离镇静地说:“我有死去三次的罪过,你呢也有不肖的三个耻辱,你知道吗?”椒丘欣很惊讶说:“我可不知道。”要离说:“我在葬礼上羞辱你,而你不敢当众杀我,此一不肖;进我的家中不打招呼,此二不肖;你抓着我的头发,剑放在我的脖子上,是三不肖。像你这样的小人,我怎么不鄙视你呢?”椒丘欣被要离说得很是惭愧,叹息道:“我这样的勇士,一般人不敢正眼看我,而要离的勇敢却在我之上,我不如他啊。”于是转身走了。而要离却从此名扬吴国。当伍子胥来到要离面前,说吴王要请他吃饭,要离就明白了。



   然而,吴王看到要离却很失望,眼前传说的勇士,竟然是一个很瘦弱的人,怎么会是庆忌的对手呢?就很不客气地问:“你是什么人啊。”要离说:“臣要离,家住在离国都千里外。您看我瘦小无力,风吹就能倒的人,很失望吧?不过,大王有令,我坚决服从。”吴王阖闾很瞧不起要离,沉默不语。要离说:“我知道大王忧虑庆忌,臣可以杀掉他。”阖闾说:“庆忌的勇猛,所有人都知道,他有万夫不当之勇,他可以徒步追上野兽,也可以抓住天上的飞鸟。我曾经追击过他,驾驶四匹马都追不上,箭也射不中,你没有他功夫高强。”

  要离说;“只要国君要他的命,我就可以办到。”阖闾还是不信任他,说:“要离机智过人,在诸侯中很有威望。”

  要离站起来,大声道:“和妻子儿女享受欢乐,不履行对国君的义务,是不忠;只有对家庭的爱,而不帮国君去除忧虑,是不义。我有一个计策,我诈作偷逃出国,您杀掉我的妻子儿女,斩掉我的右臂,这样庆忌就会信任我了。”

  阖闾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想,此人真乃无情铁血之人啊!可是他更心狠,答应了要离这个所谓的“请求”。



  可怜的要离的妻子儿女,不知道为了什么,就被刽子手全部杀死。而失去了右臂的要离,此时拄着他的矛,奔出吴境,一路上逢人诉冤,访得庆忌在卫,遂至卫国求见。庆忌疑其诈,不纳。要离乃脱衣示之,庆忌见其右臂果断,方信为实,遂问曰:“吴王既杀汝妻子,刑汝之躯,今来见我何为?”离曰:“臣闻吴王弑公子之父而夺大位,今公子连结诸侯,将有复仇之举,故臣以残命相投。臣能知吴国之情,诚以公子之勇,用臣为向导,吴可入也。大王报父仇,臣亦稍雪妻子之恨!”庆忌犹未深信。未几,有心腹人从吴中探事者归报,要离妻子果焚弃于市上。这个苦肉计,实在太惨烈,庆忌再聪明在事实面前也不会怀疑要离,他收容了要离,并很快让他成了自己的亲信。

   可是,他没有想到,一个如此瘦削的残疾人,会是史上冷酷无情的杀手。在卫国的庆忌,答应了和要离一起为自己的亲人报仇雪恨。他们来到艾城,日夜操练士卒,三个月后,庆忌率兵进攻阖闾。



   当船队行进到泗水河流中央,要离偷偷转到庆忌的身后,他担心自己力气小,特意找了一个顺风的位置,左手持矛,屏息凝神,突然发力,矛刺穿了庆忌的胸膛。庆忌转回身,一把抓住要离的的头发,把他按在水里,三起三进,然后,他把要离放在自己的腿上,哈哈大笑:“哈哈,真是天下难得的勇士,竟敢刺杀我。”血从他的嘴里,胸口流淌着,左右的护卫被这突然的一幕惊呆,他们也不敢相信会是要离,于是过来就要为主子报仇,杀掉要离。庆忌制止了:“不,他是天下的勇士,怎么能一天之内杀掉两个勇士呢?让他回吴国吧,去彰显他的忠诚。”说完,他终于倒了下去,一代勇士庆忌就这样地死了。

庆忌的手下安排后事,按照庆忌的遗嘱,放了要离。要离不肯行,谓左右曰:“吾有三不容于世,虽公子有命,吾敢偷生乎?”众问曰:“何谓三不容于世?”要离曰:“杀吾妻子而求事吾君,非仁也;为新君而杀故君之子,非义也;欲成人之事,而不免于残身灭家,非智也。有此三恶,何面目立于世哉!”言讫,遂投身于江,舟人捞救出水,要离曰:“汝捞我何意?”舟人曰:“君返国,必有爵禄,何不俟之?”要离笑曰:“吾不爱室家性命,况于爵禄?汝等以吾尸归,可取重赏。”于是夺从人佩剑,自断其足,复刎喉而死。



     艾山艾王城在今邳州市铁富镇,庆忌伐阖闾的军队是水军,是从艾山西边沿河而下,这河流就是距艾山不远的古泗水支流。历史上有名的“要离刺庆忌”的故事就是发生在邳州艾山附近的古泗水中。有人把艾山说成山东淄博艾山,那就错了,淄博艾山与苏州相隔泰山等山脉,当时是不可能有水路通苏州的。按照古水系,只有从邳州艾山沿古泗水支流才能达到苏州,要离与庆忌是从邳州艾山出发伐阖闾的,这件事发生在邳州无疑。

根据史籍计算,这件事发生在专诸刺王僚的第三年,吴王姬光夺取政权后的阖闾二年(周敬王七年,春秋左传纪元鲁昭公二十九年,公元前513年)。当时吴国在客卿孙武、伍员辅佐下,已经达到发展的顶峰。而《左传》确记录在鲁哀公二十年(周元王二年,吴王夫差二十一年,公元前475年),比事情发生的时间晚了38年。吴王阖闾篡夺政权、刺杀姬僚后为了斩草除根,不可能出现庆忌骤谏吴子。更不能去他父亲吴王僚的死对头楚国去,只能证实了江西的艾地不存在。